社区

社区

2013年常州一科长打网游成最牛玩家“三连冠”后因贪贿获刑13年


发布日期:2022-05-11 18:45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2013年,常州一科长打网游成最牛玩家,“三连冠”后因贪贿获刑13年

  2013年6月18日,网络游戏《征途2》亚太地区决赛揭晓,著名玩家“常州V恶棍”再次碾压群雄、获得冠军。

  “常州V恶棍”的真实姓名叫丁鑫,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三年夺得该游戏“亚太地区总决赛”冠军了,“三连冠”的成绩在《征途2》中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这位传奇“一哥”的胜绩,主要得益于其在游戏中足以碾压群雄的精良装备。

  就在丁鑫夺魁后不久,2014年1月6日,武进区检察院发现了他的贪污渎职行为,将其刑事拘留,并于1月17日由常州市检察院将其批捕。

  2016年,丁鑫因贪污受贿678万元被判刑13年,而这笔巨款早就被他用于游戏充值。

  据调查人员统计,三年来,丁鑫先后在该游戏中充值1500多万元,凭借这种一掷千金的行为,他在网游中混得风生水起,成为《征途2》中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玩家,却给国家财产带来了重大损失。

  丁鑫是江苏常州人,他出生于1977年,父母长期在外做生意,对唯一的儿子自幼很是娇宠,不管他想要什么,父母都会绞尽脑汁来满足他。

  九十年代时,丁鑫刚上大学,每年的零花钱就高达20万元,这是同龄人根本不能比的,当时普通工人一年工资也不到2万元,他一个月的花费就是别人一年的薪水,也养成了他大手大脚的习惯,早早过上了“富二代”的生活。

  丁鑫的脑子很聪明,尽管上学时他并不是个用功努力的学生,成绩却一直很优秀,在学校也不打架生事,父母对儿子的表现深感满意,作为奖励,平时对他有求必应,想方设法给儿子最好的物质享受。

  然而,钱来得太容易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丁鑫的大学生活过得很空虚,家里的丰厚财产让他失去了独立打拼的意愿,找不到自己愿意为之奋斗的目标,他在学业上也不求进步,只想得过且过,后来还迷上了网络游戏,总是废寝忘食地投入其中。

  毕业后,丁鑫一度跟着父母在北京学做生意,但做生意要到处奔波、充满了不确定性,还要应酬各色人物,钱挣得很辛苦,丁鑫很快就厌倦了这种日子,他想过稳定的“躺平”生活,经常为此和父母吵架。

  当时,他父亲的一个朋友从老家来北京,想找丁鑫父亲帮忙招商,丁鑫代表老爸出面招待,在车上,他跟对方吐露自己的心声,说:“能不能帮我找个工作?我不想跟老爸混了,烦!”

  这个朋友是老家的一个政府官员,回去后,他很快帮丁鑫联系好了工作,让丁鑫回区城管局上班,就这样,丁鑫轻而易举地进了城管部门的一个下属单位,后来又当上了公务员。

  刚参加工作的一段时间里,丁鑫表现得还比较认真努力,因工作出色,他先被提拔为城管局下属单位的中层干部,后来被调回局里,进入户外管理科工作,这是城管局的一个要害部门,主要负责管理户外广告设置和安装,武汉光博会明日开幕,能调进这个部门,可见丁鑫当时的工作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丁鑫的父母看到儿子回老家后变得懂事了,还正式成了公务员,感到十分欣慰,父母出钱给他在常州买了建筑面积近500平方米的大别墅和豪车,给了他很优裕的生活条件。

  条件优越、年轻有为的丁鑫当然不愁找对象,他很快找到一位公务员女友,结婚成家后,小两口生下了一个儿子,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家庭,当时的丁鑫都很令人羡慕。

  从工作到成家的这段时间,丁鑫用在打游戏上的时间不多,但生活稳定下来后,他又感到了内心的空虚。

  他并没有什么大的事业追求,家庭条件又很好,每年都能收到父母提供的大笔资金,日常消费根本就花不完,刚刚27岁,丁鑫就拥有了大部分人梦寐以求的一切,而无所事事的空虚感反而让丁鑫深感生活苦闷。

  他平时既不抽烟、也不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网游,生活稳定后,他花在游戏上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多,就这样,当了父亲后的丁鑫,把空闲时间全都用来打游戏,双休日和节假日更是通宵达旦地在虚拟世界里冲锋陷阵、过关斩将,这让他似乎找到了奋斗的激情,得到了现实生活中找不到的愉悦感和成就感。

  妻子担心他不求上进,多次进行劝说、阻挠,可网游打了足足三年后,丁鑫仍没有任何改变。妻子见自己怎么劝说都不能让丈夫放下对游戏的沉迷,公婆对此也不愿多管,就失望地提出了离婚,把儿子的抚养权也带走了。

  婚姻的失败不但没让丁鑫清醒过来,反而让他认为自己重新获得了人生自由,离婚后的六年,也是丁鑫在网游世界里玩得最疯狂的六年。

  其实丁鑫是个很聪明很有灵气的人,求学时期,他轻松就能考出高分,足以证明他的智商不凡。

  不过,由于父母的宠溺和要求不严,让他在现实世界里长期寻找不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一度有“空心”感的丁鑫才会生活得浑浑噩噩,父母给他铺设的道路实在是太平顺了,让他觉得毫无挑战感、十分无聊,他只能“另辟蹊径”。

  刚开始,丁鑫玩的是某大型角色扮演类网游,精彩纷呈的游戏世界让他感受到极大的快乐。

  他对各种游戏角色的收益计算和道具属性、数值了若指掌,一搞就通,加上肯砸钱,很快就成了众多玩家眼里的“大神”,在网上被玩家们推崇备至,游戏大号也频频登上榜单前列。

  这满足了他的强烈虚荣心,让他感觉自己在游戏里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有很大的成就感。

  从此,他把网游当成了事业,不但为之倾注了很多时间和心力,还投入了大把资金,以求练出一些顶级装备。

  2010年底,丁鑫接触到新出的网络游戏《征途2》后,越发感到自己找到了真正的“江湖”。

  《征途2》是一个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最高在线万人,同时在线万人,丁鑫注册了一个叫“常州V恶棍”的大号,开始操练游戏,在这么多玩家中“出人头地”很不容易,但丁鑫却迅速崛起成了该游戏的“一哥”,从2011年到2013年,他一直被看成《征途2》全服第一人,令众多玩家羡慕不已。

  原来,要在《征途2》成为大玩家,当时需要不断充钱强化道具属性和等级,联赛中,更需要超越“群雄”的装备、套装,这是非常烧钱的,必须有雄厚财力才能获得高等级,因此有人称之为“土豪游戏”。

  丁鑫本来就是资深土豪,打游戏一充就是上百万,数十万元买一把大刀眼都不眨,很快,他就当上了该网游里呼风唤雨、“万众景仰”、力压群雄的江湖大哥。

  一时间,“常州V恶棍”的名号在《征途2》各大区中显赫一时,他所组织的帮派“恶势力”是该游戏全服最大的势力组织,在游戏里,他拥有一帮生死相随的“好兄弟”,拥有全服最好的装备,甚至还有一个全服最出名的伴侣“花之裳”。

  为了给她抢下花榜第一名,他连着24小时在榜上刷着每组价值1500元的“999蓝色妖姬”,最终把原本默默无闻的“花之裳”刷成了游戏里的“女神”。

  在虚拟世界里,他是一个无所不能、随心所欲、作风霸道的“大哥”,在游戏里开疆拓土、纵横捭阖、指点江山、携手美人……

  而由于当“大哥”实在太费钱了,尽管父母当时每年专门打给他100多万元零花钱打游戏,母亲心疼单身儿子也经常暗地塞钱给他,仍然不够他在游戏中拼杀的花费,丁鑫不得不开始到处想办法找钱。

  2012年初,在《征途2》的亚太区总决赛中,丁鑫夺得冠军,其独一无二的极限15星装备令全服玩家叹为观止,2012年6月18日,丁鑫再次夺冠,当时无人能撼动他的“大佬”地位。

  2009年,丁鑫被提拔为区城管局户外广告管理科科长,级别不算高,却是很多广告公司老板巴结奉承的对象,因为他掌握着发放户外广告施工许可证、户外广告设置许可证的权力,还可以批准当地广告牌租赁和制作工程发包和收取广告管理费,不管是商场外面的海报还是户外布置灯箱,都要经过他审批。

  丁鑫也知道自己手里的户外广告施工证、设置许可证是稀缺资源,是广告公司老板们趋之若鹜的“香饽饽”。

  2012年上半年,丁鑫声称“局领导需要充抵费用”,要求一家公司老板周某甲开了张20万元的广告宣传牌发票,还制作了一份加盖广告科公章的虚假工程合同。与此同时,他让自己的下属陈某在内部造假账,制作了相应的虚假工程合同及业务清单,到财务部门结算工程款,当这笔20万元的款子打到周某甲的公司账户上后,再由周某甲提取了20万元现金,送到丁鑫的办公室。

  2012年7月,他利用武进区城管局在创建文明城市活动中无偿使用沪蓉高速路旁广告位的机会,又指使两家广告公司老板分别开了一张7万元、另一张8万元的虚假发票,从城管局账户里贪污了15万元公款。

  2012年下半年,他负责武进区城管局在一处新建小区外的围档业务,工程款为8.9万元,他却让广告公司老板周某甲开了20万元的虚假发票,虚增业务量11万元。

  平时,他甚至还会把本该上缴城管局的费用占为己有,2010年11月,常州某大酒店经理王某乙为了办理楼面广告找到丁鑫,交给他2.5万元广告管理费,丁鑫收款后,给他开了一张有效期一年的广告设置许可证,此后,王某乙每年都按期交给丁鑫2.5万元,换一张新许可证,四年中交款10万元,而这笔钱被丁鑫据为己有,根本没上交财务科。

  为了来钱快,丁鑫甚至还违规注册了一个皮包公司,把单位管辖的广告牌再以该皮包公司的名义转租给民营广告公司使用,从中获取非法“租金”。

  就这样,或是虚开根本不存在的广告业务发票,或是虚增业务量,丁鑫与广告公司老板、下属勾结在一起,多次通过开假发票的办法,内外勾结,从区城管局账户里贪污了246万元,丁鑫实得221万元。

  除了贪污外,丁鑫还以借款为由,向5家广告公司多次索取巨额贿赂,从2011年至2013年间,他一共索取了456万元现金。

  丁鑫离婚后,每周六轮到他带儿子,他无心下厨,每次都叫来广告公司老板,轮流为他和儿子下馆子买单。

  一次吃饭时,他看到某老板的新电脑不错,当场指令该老板买一台“一模一样”的新电脑送给他儿子;另一次,一个老板去他办公室谈生意,丁鑫恰好手头缺钱,就当面打开此人的皮包,从里面取了几千元。

  还有一次,他在家深夜打游戏,突然因电卡欠费停电,导致他游戏玩不下去了,他抓起手机就给已经入睡的某老板打电话,要人家立刻找个柜员机为他充值,该老板说:“我都睡了,明天一早去行不行?”丁鑫很不高兴,大声说:“现在就去!”对方只得爬起来,星夜开车去找柜员机,为丁鑫充值……

  2013年7月,就在丁鑫在《征途2》中第三次夺冠时,常州市武进区检察院接到一封举报信,信上只有一句话:“丁鑫有经济问题。”

  当反贪局已掌握大量证据并对他开展网上通缉时,丁鑫昂首走进武进区纪委大门,一副网游老大的架势,对工作人员说:“别以为我是来投案自首的,我只是来跟你们说说情况,解释一下……”

  据检察院请来的网游专家对丁鑫在《征途2》里的业绩进行梳理,发现这三年中他的充值高达1500万元,而这只是官方的充值费用,还没算入他私下与其他玩家买卖游戏装备的费用。

  2016年,丁鑫因贪污受贿近700万,被二审判处13年有期徒刑并罚没个人财产150万元后,他提起再审申诉,经过多次审理,江苏省高院认定人证、物证俱全,丁鑫贪贿事实明确,驳回了他的申诉。

  直至此时,曾对这位网游“大佬”猜测不已的众多玩家们才得以知晓他的真实身份,才知道他那身耀眼的装备来得很不干净。

  这位曾经的网游名人,在虚拟世界里挥霍公款冲锋陷阵的同时,也给自己在真实人生里挖出了一个没顶的深渊。

  参考来源:检察日报《富二代科长沉迷网游三年花1500万 700万系贪贿所得》

  检察日报《征途2战无不胜的“常州v恶棍” 栽倒在法律之下》